月度归档:2017年08月

陌生的人,请给我一支兰州

凌晨两点,终于干完了手上的活儿,站起来伸了伸懒腰,转身看了看周围,发现一般比较晚回去的研发部门的大神们也都回去了。于是,像往常一样,熟练地打开手机上的打开的打车软件,才突然想起自己还没吃晚饭。只好先下楼去找些吃的。

工作的地方那一块儿虽是比较繁华,抬眼尽是高楼大厦,相隔不远的小巷里,却也是有些到凌晨还开着的小店。有一家是卖驴肉火烧的,还有一家卖些烧烤,也卖些炒饭炒粉之类的。我选择了后面这家,因为晚上喝驴肉汤会感觉胃有些不舒服。这家店是一对外地的夫妻经营着的,说话也很和善。之前如果下班比较早的话,还会看到他们的孩子在店里玩。小孩看上去挺乖的样子,应该是上小学的年纪。有好几次加完班来这家店吃饭了,不过也总共没和老板说上几句话,只是点菜的时候说下自己想吃的,上菜的时候说声谢谢而已了。听他们的口音带一些方言的味道,有时候会想,他们漂泊在外,每天工作到这么晚,还是挺不容易的。不过幸好一家人能生活在一起。

点了一些吃的,老板问我要不要啤酒,我笑着说不要了。大概是我在老板眼里也是一副有些狼狈的模样吧,所以需要一些酒精来宣泄一下?我应该是想多了,老板只是想多做我一份生意。尽管这时候已经很晚了,还是店里还是有些人,不过大家都不相识,深夜里疲惫的人也没有聊天的欲望。匆匆吃完后,第二次打开了手机上的打车软件,由于住的地方离公司很远,每次报销打车费的时候还有些不好意思。不出意外,一会儿就叫到了车。

我一般会把出发地设置成XX法院,这样司机会好找一些,我也能节省些时间。在法院的门口等了不一会儿,车就来了,司机问了下是不是我叫的车,得到肯定答复以后,我便上了车。一会儿车便上了四环,司机说想抽根烟,问我介不介意。我说不介意,心想这么晚跑夜班,估计司机也都挺累了,香烟也可能可以解点乏。过了一会儿司机又问我要不要,我说自己不抽烟。

不过我也是真的不抽烟。上小学那会儿,六年级快毕业的时候,不知怎地,班上男生开始有抽烟的风气了。我呢,不知是出于跟风的心理,还是也觉得抽烟的男生有一种特别的气质,偶尔和他们在一起玩的时候,他们发给我烟,我也接着。就那样装模作样地抽过几次,后来听说一个同村的小伙伴抽烟被父母发现了,然后被批评了一顿,我很害怕,因为我觉得他们可能会知道我也是其中的一员,然后告诉我的父母,后来便不敢再抽了。不过我父母也从来和我说起过这事。

然后一直到现在。

司机虽然开着窗户,但是也能闻到不轻的烟味。我其实呢,也并不反感烟味。父亲干活的时候偶尔也会抽上几根烟,和父亲一起呆的时间长了,也慢慢习惯了这烟味。现在想来,父亲为一家生计而操劳,疲惫时抽上几根解解乏,我若是心里还有不快的想法,实在是没有良心。

其实司机想递给我烟的时候,我是想接的,即使说抽烟能去除心里烦闷只是一种心理安慰,我也是十分想去试试的。毕竟加班到现在的我,说是一点不累也不可信。不过作为一向以温良恭俭让自我约束的我,莫名接收陌生人的馈赠实在也会让我觉得不舒服,于是便罢了。

公司有报加班打车费的福利,我便不由地在一年的时间里打了很多次车,有些会是在深夜,有些会稍微早一点。不同的司机会有不同的样子,有些司机喜欢说话,即使你很不想接话了还是会滔滔不绝地和你讲一些乱七八糟的,有些司机尽管也喜欢说话,但是看你并没有太多聊天的欲望便会自觉不发一词,有些则是像我一样的沉默。我最喜欢最后这一种,对于我们这类人来说,说话也是一件十分耗费能量的事情,所以便能不说就不说。

今天的这位司机,除了问我要不要烟,其余时间也没怎么说话。我听说有些司机是跑夜班的,可能这位司机就是,他们会在九点之后聚集在某一块互联网公司比较集中的地方的周围,等待着这些归心似箭的上班族们的呼唤。

凌晨的四环路很少堵车,早上坐地铁需要一个小时的路程司机半个多小时就把我送到了,拿了打车发票,和司机道谢了以后,我便下了车。我住的地方有些偏僻,但是到很晚也有一家卖食品的小店开着。这会儿,看着店里的灯光,我径直走了进去,看着柜台前面摆着的几排香烟,问到:

“有没有兰州的烟?”

老板说,有。